25选7玩法|25选7开奖视频 ?

無需注冊,直接用這些賬號登錄

操作成功

3秒后自動關閉

操作失敗

3秒后自動關閉

分享到
推薦人:陳一瓢
關注Ta的:
資深媒體人,現居廣州。

有頭腦的中國人在巴黎

關注Ta的:
他們天生就有做生意的頭腦,他們買下兼售香煙的咖啡館,美甲店,面包店……中國人在法國安居樂業的秘密是什么呢?本文將呈現一個巴黎華人實錄,以及其他社會成員對華人的羨慕嫉妒恨。

巴爾扎克書店地處巴黎中國城,由于年久失修,店鋪的擋雨布已經破舊不堪。矗立在舒瓦西大街和托爾比亞克街的交叉口,它像是最后的堡壘,面對著波濤洶涌的亞洲經貿大潮。因為書店的老板跟顧客說他打算變賣這套房產準備退休,所以完全可以料想到,這個書店將會變成一個亞洲餐廳,店內提供著春卷和越南風味的湯。但是他們猜錯了。因為最先搶到這筆交易的是一家國際資本流通公司的特派高手。這棟房子曾經是書店,而現在卻做著不同的業務,在這里把資金轉匯到北京,香港或者上海,并收取2%手續費。巴爾扎克應該為此感到很欣慰吧。

時光流轉,中國移民常常給人這樣的印象:為了在法國獲得營業資產,他們奮斗的筋疲力盡,如果這個印象是屬實的,那么今后,這個印象很可能會被另外一個印象所取代;那就是中國人是擅長投資的外國人。近些年,得益于經濟的繁榮,這些漂洋過海的華人擁有大把大把的鈔票。中國老板們做著巴黎香煙店買賣的生意,近些年有將近一半的買賣都是此類交易。這些實例都證明了華人的變化。許多觀察者都很吃驚的看到一些中國移民或者他們的孩子無需擔保就能籌到大量錢財,根據其投資店鋪的地理位置和營業額而定,可以拿到15萬元到上百萬歐元的資金。之后,他們的解釋道,一些中國的投資者在中國建立起一個“抬會”[譯者注:私人高息融資團體],募集大量資金,隨后的轉給一個 “偽代理人”,用以蒙騙法國政府,假裝這些投資項目的業主只有一個人。這瞞天過海的交易之所以能完成,都得益于合作伙伴的彼此信任,這些參與者們絕對不會簽訂任何書面文件,他們害怕不能兌現承諾,也害怕丟了面子。為了證明這些資金來路,這些買家甚至會出示假的遺產證明。這些民間私募資金的運作催生了中國境內資本炒作市場。這些股東,有時候是所謂的“代理人”,在地下資本交易市場從事資本交易。所以身在溫州某個區的某人也可能成為地處巴黎的某家亞洲煙草咖啡館的四分之一的股東。#p#分頁標題#e#

投資了咖啡館之后,投資方向轉到珍珠奶茶店

“精于投資的形象取代了賣命打拼的形象。”

但是要取代奧弗涅人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亞洲人絕對是賣彩票或者賽馬賭注好手,只需要在舒瓦西大街上留個看門人即可;除此之外,你要是想探討一下當時的足球比賽,你連個人影都抓不到。所以人們不會在酒吧待的太久。”另一方面,這些咖啡館新銳老板們時刻惦記著投資回報還沒有達到預期目標。所以現在這些中國的投資者把目標投向了美甲店,手機專賣店,奶茶鋪以及鮮榨果汁店。

被批發商“侵占”的街道



還需要繼續尋找店鋪。一些投資人準備好足夠的“現金”,以便完成隨時而來的生意。有時候,另外一些人毫不猶豫地使用恐嚇的手段,比如一個巴黎的中介人員遇到過這樣的情況,他說:“我曾經拜訪過一個突尼斯裔的飯店老板,他抱怨一個中國年輕人搞的幫派不斷擴大其勢力范圍,他們吵吵鬧鬧的,嚇跑了店里的常客。幾天以后,兩個亞洲買家突然來到我的辦公室,讓我說服這個飯店老板把飯店的經營權轉讓給他們,并且支付我一定的傭金。沒過多久,這筆生意還是談成了。

華人團體的影響力日益增大,這使華人和他社會成員的關系變得緊張起來。在這里華人商鋪迅速擴張,一些居民對這種“入侵行為”怨聲載道。在11區的中心地帶,Sedaine-Popincourt街區,紡織產品批發商占了當地貿易活動的四分之三。我們在這里遇到了憤憤不平的退休老人,其中一個人牽了一條跟法國前總統希拉克一樣的馬爾濟斯狗,這人把他的小狗丟在一旁,跑過來跟我們抱怨。而他的狗正好在華人商鋪的前面,悠然自得的在那些保護櫥窗的鐵柵欄下撒尿。這多少也算是替主人報酬了吧。他抱怨到:“我得走到2千米以外的地方才能找到一家面包房。”這些華人已經成為了劫匪的目標。Xum是中國城的服務員,他說:“去年6月份,這里舉辦了一場婚禮,當時來了一群年輕人搶劫了到場的賓客,他們就是盯上了送給年輕夫婦的紅包,這里面可都是現金啊。”通常情況下此類犯罪活動都是團伙作案,其成員經常是非洲移民或者是阿拉伯國家的移民,他們看到同為移民,一些中國移民卻能在法國社會中博得一席之地,于是心生嫉妒,做出了過激的行為。在Ivry-Choisy街區住著一些亞裔老板,他們炫耀著自己雄厚的經濟實力,顯擺著自己德國產的高級轎車。于是城郊貧民窟里的年輕人和富商們就用大砍刀來解決他們之間的矛盾。#p#分頁標題#e#





(圖片來自:http://blog.sina.com.cn/s/blog_55a4fb4d0100je6p.html?tj=1)

在法國華人經常去的網絡論壇里,人們不再閉口不談這些煩惱的事情。一個名為“Chuschen”的網友感嘆道:“我覺得現在仇視華人的情緒越來越厲害了。”另外一個13歲,名為“Nihao”的女孩跟帖說:“80%嘲弄我的人是非洲人。”最后一個網民問:“我們是不是也需要建立一個類似于CRIF的協會來保護我們的權利 ?”[猶太人代表大會機構]

法國華人團體可能不需要這樣一個協會。他們所創造的新經濟的分量足以讓他們跟法國的政客展開對話協商。我們已經看到,二月初,適逢中國農歷新年,在舉行節日慶典之際François Hollande 和 Claude Guéant跑遍了十三區的大街小巷。這個區的華人商會想借此機會提出一個要求,從而在激烈的商業競爭中完勝BELLEVILLE的中國城。十三區的華人商會希望建起一個進入中國城的標志性大門。1974年,有一部惡搞的滑稽電影叫《中國人在巴黎》,Jean Yanne提出亞洲人將會侵占巴黎。可是那個時候,中國人手里拿著的不是錢,而是毛主席語錄 。

中國人在法國



«最初來法國的中國移民是靠擺攤起家的。浙江省位于上海的南邊,十九世紀中葉,從浙江省來了一批中國移民。他們在歐洲做起了青田寶石的生意。第一次世界大戰的時候,這個行業初具規模,于是數以千計的青田人來到法國,代替了那些已派往前線的法國工人。建國后,中國暫時關閉了通往國外的道路,直到八十年代,又重新刮起了一股移民風潮。然而這一次,移民潮的源頭在溫州,是浙江省的另外一個大城市。據統計今后在法國的中國人將達到60萬,這些人主要居住在巴黎市區以及巴黎郊區;由此形成了歐洲境內最大的華人圈。»#p#分頁標題#e#




年輕華裔對抗傳統偏見

«我在巴黎出生,我不太會說中文,然而,別人還是把我當成“中國佬”。Sacha Lin跟其他中國移民的孩子一樣,想要被別人理解,并且跟那些陳舊的刻板印象做抗爭,比如他們總把中國人跟“假學歷,打黑工,只跟自己人抱團”等印象聯系在一起。這個年輕人創辦了法國華人青年協會,該協會的200名會員每個月聚會一次,并借此機會舉辦辯論會,研討會,或者喝酒聚餐。各個不同領域的人聚集一起:工程師,律師,面包師……。在這些會員當中,不乏社會地位較高的人士,比如一位華裔喜劇演員Frédéric Chau,他是加梅爾喜劇俱樂部的成員之一。再比如ChenvaTieu ,他將代表人民運動聯盟參加下屆巴黎第十選區的議會選舉。»
文章來源:譯言網
分享到

相關頭條

搜房網莫天全率領房天下2萬員工推動房地產服務規范化專業化
九個頭條網移動端
25选7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