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选7玩法|25选7开奖视频 ?

無需注冊,直接用這些賬號登錄

操作成功

3秒后自動關閉

操作失敗

3秒后自動關閉

分享到
推薦人:陳一瓢
關注Ta的:
資深媒體人,現居廣州。

中國臺灣:用音樂推進社會運動

關注Ta的:


  從上世紀90年代開始,中國臺灣社會看待農村完全是被遺棄的視角,到最近這幾年才開始用比較成熟和進步的視角去看農村和農業。現在,人們不會把農業只看成一種生產方式,也不會把農村只看成是一種生活方式。


  "原鄉人的血,必須流返原鄉,才會停止沸騰。"在中國臺灣鄉土文學奠基人鐘理和的筆下,故土是一代人的堅持與信仰。在鐘理和去世50周年后,民謠音樂人林生祥與詞作者、社會活動家鐘永豐聯手推出名為《大地書房》的文學專輯,只為讓更多人記住鐘理和這個名字。


  從1995年開始,中國臺灣每年都會有不同形式的文學與音樂的對話。鐘理和基金會的董事們一直很想做一張文學專輯,讓更多的人通過音樂接觸到作家的一生。作為鐘理和的同鄉、美濃"愛鄉麥克風",林生祥與鐘永豐自然成了首選:"鐘理和的兒子鐘鐵民很早就找到我來做這張專輯。"然而,與父親一樣記錄著中國臺灣鄉土變遷的鐘鐵民,卻并沒有看到這張專輯的問世:"到2010年錄音時,8月,鐵民老師就過世了。"


  鄉土青春,農村青年的音樂理想


  鐘鐵民所支持的反水庫運動,將林生祥與鐘永豐聯系在了一起。1991年,中國臺灣政府決定在美濃修建壩高147米的大水庫,支持高雄的工業用水。這座水庫一旦建成,美濃的熱帶母樹林、全球唯一生態型黃碟古都將被淹沒--甚至美濃這個村鎮也將不復存在。1993年4月16日,200多名美濃鄉親連夜趕到臺北立法院,請求政府取消水庫修建計劃。這些在立法院門口面對上百名鎮暴警察的鄉親中,就有林生祥的母親。


  1994年,在淡江大學組了三年樂隊的林生祥決心舉辦創作發表會。心系故鄉的他回到美濃,找到"美濃愛鄉協進會"總干事鐘秀梅與她的哥哥鐘永豐,承諾要把發表會的全部收入捐給反水庫運動。"當時鐘永豐他們都不相信,我叫他們來看演出也沒有來。后來,來了700人看我們演出,一個人70新臺幣,我全捐給了他們。"


  鐘永豐是林生祥的老鄉,生于1964年,比林生祥大7歲。在鐘永豐的記憶中,因為種煙業的發達,上世紀50-70年代的美濃都算比較富裕。"70年代,搖滾樂進入中國臺灣。寒暑假的時候,在外上學的姐姐和叔叔都會帶很多唱片回來。小時候放牛,我最喜歡哼大門樂隊的歌,很喜歡聽靈魂樂--算是很怪異的童年。"與姐姐叔叔一樣,鐘永豐也選擇走出美濃,到高雄上高中,再考入淡江大學。畢業后,他選擇回到故鄉:"我從國中畢業就離開美濃,在外面待了十幾年,很想在自己的家鄉經歷完整的四季變化,并真正了解我出生的地方。"


  農村麥克風,用音樂推進社會運動


  回鄉后,鐘永豐就開始做與反水庫有關的公聽會、社區組織與宣傳組織。鐘永豐清楚地知道,反水庫是在跟政府對抗。"你不僅要說服當地人,還要去說服城市里的人,包括臺北的媒體圈、文化圈、政治圈。"在說明會、公聽會、寫文章等形式之外,鐘永豐想要更多、更廣泛的媒介。"我聽過太多60年代的東西,了解音樂跟社會運動的關系,也有一些幻想。我們想象的音樂是不僅在運動現場能唱,還要讓人在家里也能聽,它要具有很好的音樂性與文學性。"


  1998年,鐘永豐把林生祥帶回美濃,結成拍檔--鐘永豐作詞,林生祥作曲。"水庫若修得,屎也可以吃得"這個美濃人反水庫運動口號,也被寫成一首戰斗曲--它實現了鐘永豐對于音樂的幻想與期待:唱著大門樂隊長大的鐘永豐,聯手對迷幻搖滾、民謠、爵士、傳統等音樂結構都異常熟悉的林生祥,創作了出色的旋律與詩性的歌詞,將更多人內心深處隱藏的激烈情感牽拉出來,讓反水庫運動不僅僅再只是美濃人的運動--它變成了60年代民權運動的中國臺灣復刻版。


  帶著嗩吶和月琴,唱盡留守農村的苦澀青春


  出乎鐘永豐所料,這場反水庫運動并沒有打十幾年。2000年,中國臺灣政府就取消了水庫議案。雖然鐘永豐并不認為音樂是這場勝利的"主力軍",但這張發行于1999年的《我等就來唱山歌》,還是讓林生祥與交工樂隊站在了中國臺灣金曲獎的領獎臺上。反水庫運動的勝利,也并不意味著音樂的終止--水庫的威脅遠去之后,另一個更重要的問題浮出水面:農村的破產。


  中國臺灣農業的破產始于上世紀70年代末。以種煙業為主的美濃扛了十年,還是沒能逃過衰敗命運。"80年代末,中國臺灣為了要加入WTO,開放煙酒市場,首先受到沖擊的就是美濃。"在發行于2001年《菊花夜行軍》中,鐘永豐寫下了農村經濟的破產,以及因為中國臺灣泡沫經濟的破滅,所導致的城市房地產垮臺、中國臺灣南部制造業外流。"原本破產后的農村子弟在城市里還能掙錢,但是到90年代末期,農村子弟在城市也失業,只能再次回到農村去。"


  在《風神125》中,鐘永豐筆下那位不得不歸鄉的農民工阿成說:"母親,這十年日子,我像無主游魂,工作干過一樣又一樣,沒半樣有希望。女孩交過一個又一個,一概都難以成雙。經濟起泡我人生幻滅,離農離土真波折,不如歸鄉,不如歸鄉。拜托拜托,左鄰右舍該睡覺了啊,不要讓他們問為什么要跑回來。"


  2002年的中國臺灣金曲獎上,《菊花夜行軍》讓交工樂隊打敗五月天,拿到最佳樂團獎。2003年,林生祥與鐘永豐延續了對于農民工的關注,發行專輯《臨暗》。中國臺灣音樂博主munch解釋了專輯名意義:"臨暗,是在黃昏之際,一種傳統上卸下工作回歸個人的時刻,帶著日落的低迷氣氛,也有點回家的溫暖想象。"


  拒領金曲獎,為客家音樂討回公道


  2005年中國臺灣金曲獎上,《臨暗》獲得七項提名、六個獎項--這一年,林生祥的名氣大過了五月天。到了2007年,金曲獎就分出一個獎項:最佳客語專輯與客家歌手。"分出這個獎項后,我覺得很奇怪,我們在談論音樂時只會說這是朋克,這是金屬,這是民謠。但客家音樂并不是一種音樂類型。"#p#分頁標題#e#


  林生祥不想領這個獎,他開始策劃一場拒領行動。金曲獎直播當天,主辦方將林生祥與鐘永豐的領獎順序排在了一塊。"在永豐的最佳作詞獎之后,主辦單位排下去的接連四個獎項都是我們的,我們就接連拒領,拒領了整整三十分鐘。"


  這三十分鐘,讓林生祥在中國臺灣新聞中整整"火"了一個禮拜。曾經在臺北各處公共場所放置炸彈,在現場留下"反對開放稻米進口"等標語,自白"因不滿農民政策與農民利益遭受漠視而采用偏激手段",已經被捕入獄的白米炸彈客楊儒門,也因為得到過林生祥的支持,連帶著又被媒體熱炒。"結果沒過兩天,陳水扁就發特赦令將他放出了監獄。我們也把獎金全部捐了。""我們拒領金曲獎不是陰謀,就是個陽謀。"


  看起來有點溫吞、扔到人堆里就看不見的林生祥在說起這個"陽謀"時,既沒有驕傲,也沒有激昂。只有在唱起"WTO,種煙養豬全潦倒。借錢二十萬,種花五分半""我們來到繁華無聊的臺北,大街路上過路人這么多,沒有人要跟我們打招呼""我像零件,撿剩的。所有故事,多余的。世界與我,沒關系。我怕遇到,相識的"之時,你才會聽到他隱藏在書生氣質下的憤怒與激昂。


  "從我1998年開始寫歌,一個時代過去了。中國臺灣社會從90年代看待農村完全是被遺棄的視角,到最近這幾年開始用比較成熟和進步的視角去看農村和農業。"用歌詞記錄中國臺灣變遷的鐘永豐,親歷了中國臺灣在農村問題上的進步:"現在人們不會只把農業看成一種生產方式,也不會把農村只看成是一種生活方式。你買農村的農產品,你買的不只是農產品,你買的是很多東西。"


  林生祥依然在美濃,跟一大家子住在一個三合院里,生活簡單到只剩下音樂與家人。"早上睡到自然醒,煮杯咖啡。中午吃完午餐,陪女兒看卡通。之后打乒乓球,不打球就寫歌。"他還迷上了"追憶似水年華":"我時常會因為某一場演出想起當年。我想起了為什么會寫這首歌,為什么會用傳統樂器。我把它們寫到Facebook上,在保存記憶的同時,讓大家看到這些音樂的歷史。"

文章來源:新周刊
分享到

相關頭條

搜房網莫天全率領房天下2萬員工推動房地產服務規范化專業化
九個頭條網移動端
25选7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