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选7玩法|25选7开奖视频 ?

無需注冊,直接用這些賬號登錄

操作成功

3秒后自動關閉

操作失敗

3秒后自動關閉

分享到
推薦人:陳一瓢
關注Ta的:
資深媒體人,現居廣州。

現代哲學王哈維爾語錄

關注Ta的:

哈維爾

2011年12月18日,全世界都在哀悼瓦茨拉夫·哈維爾,這位反抗極權的無畏斗士,他的思想一直啟發著人們自由的心靈,即在極權社會中,普通人如何能夠運用智慧和信心?如何能夠健康而有尊嚴地生活?哈維爾告訴我們要“生活在真實中”。瓦茨拉夫·哈維爾 (Vaclav Havel) (1936年10月5日—2011年12月18日)。


哈維爾是捷克斯洛伐克聯邦共和國最后一任總統(1989年至1992年),也是捷克獨立(1993年1月捷克和斯洛伐克分成兩個獨立國家)后第一任總統(1993年至2003年)。1989年11月,他參與創建了公民論壇,并成為公民論壇的主要代表。作為“公民論壇”的主要領導人物,哈維爾參與導致了捷克的“天鵝絨革命”。稱之為“天鵝絨式的”,是因為這場革命從頭至尾沒有打碎一塊玻璃窗,沒有點燃一部小汽車,沒有任何沖擊政府機關部門的激烈行為。作為一國之領袖,他因出色的思想和高尚的實踐,被譽為現代“哲學王”。

 


當我談及我們被污染的道德氛圍時,我并不僅僅涉及那些吃不受污染的蔬菜和不從窗戶外看一眼的人士。我說的是我們全體。我們都變得習慣于極權主義制度,將其作為一個不可更改的事實來加以接受,因而幫助了它,令其永存。換句話來說,我們所有的人——當然是在不同程度上——得為這個極權主義機器的運行承擔責任;我們當中沒有人僅僅是犧牲品,我們也都是它的共謀者。?

——哈維爾:1990年新年獻辭


我想我們目前的處境中富有希望的這一面有兩個主要原因:首先,人決不僅僅是這個實際世界的產物,而是能夠將自身與某種更高的東西聯系起來,盡管這個實際世界試圖一步步扼殺人們的這種能力;第二,我們民族的人道主義和民主的傳統(人們常常空洞地談論它們),仍然沉睡在人們意識深處;難以察覺地從上一代傳至下一代,這使得我們每個人能及時地發現它們并將之轉變為行動。?

——哈維爾:1990年新年獻辭


人們也許會詢問我所夢想的共和國到底是什么面貌。請允許我回答:我夢想的是一個獨立、自信、民主、擁有繁榮的經濟和社會公正的共和國,簡言之,是服務于個人并因此希望個人也來為其服務的富有人性的共和國。在這個共和國內,人們都受過完整的、良好的教育。要想解決人為的、經濟的、環境的或政治方面的任何問題,一定要有具有優秀素質的人。?

——哈維爾:1990年新年獻辭


今天的人們一心一意想著他們的家庭和房子,他們在那兒找到安息,忘掉世界的愚蠢和自由地體驗他們的創造性才華。他們在自己的房子里布滿各種用具和可愛的東西,他們試圖改善他們的食宿,他們想為了使自己生活變得愉快,修建小別墅,照料自己的小汽車,將更多的興趣放在食物、穿著和家庭舒適上。簡言之,他們將興趣轉向他們私人生活的物質方面。

——哈維爾,1975年4月,《給胡薩克的公開信》


在近代很少有像這樣一個社會制度如此公開和厚臉皮地給這些人提供領域:一旦給他們帶來任何好處時便支持任何事情的人;在追逐權力和個人目的中準備做任何事情的沒有原則的和沒有脊梁骨的人;樂于任何羞辱,隨時打算為了一個巴結當權者的機會而犧牲他們的鄰居和他們自己的忠誠的鉆營的走狗。

——哈維爾 《給胡薩克的公開信》(1975年4月)

 

秩序已經建立起來,其代價是精神上的麻痹、心靈的麻木、生活的荒蕪。表面的“穩定”已經獲得了成功。其代價是社會精神和道德危機。?

——哈維爾 《給胡薩克的公開信》(1975年4月)


那些掌權的人們,多年來習慣于絕對聽從,習慣于一致的和無保留的支持,習慣于整個是虛偽的統一整體,當他們感到曝光于這樣一種前所未聞的威脅中時,對于被壓抑的情感的暴漲感到震驚。并且在這種心情下(設想他們自己是拯救世界的唯一保證人)察覺到這樣一種對這個世界的其余的人們也是空前未有的威脅時,他們毫不猶豫地召集了上百萬外國士兵來挽救他們自己和這個世界。?

——哈維爾 《給胡薩克的公開信》(1975年4月)

 

因為我確實是一夜之間被拋進一個神話世界,在接下來的歲月里,不得不回到大地,意識到神話故事僅僅是人類原型的投射,這個世界在其所有結構上并不像神話故事。因此,雖從未嘗試成為神話世界中的國王,卻發現自己實際上通過一種歷史的偶然性被拋進這個位置,在狠狠地摔到地上方面,在從令人興奮的革命世界進入例行公事的官僚世界方面,我并沒有被賦予外交上的豁免權。

——哈維爾,2002年9月19日,在紐約市立大學學生中心發表演講

 

因為當權者作了自己的謊言的俘虜,就不得不把一切都顛倒黑白。它篡改歷史,歪曲現實,虛構未來;它捏造統計數據;它假裝不存在一個無孔不入和無法無天的警察機器;它裝作尊重人權,從不迫害任何人;它假裝什么都不怕;它假裝從不弄虛作假。

——哈維爾, 無權者的權力——紀念揚·巴托契卡(1978年10月)


無論他們的創作方式和人生觀相去多遠,如果不挺身而出捍衛他人的自由,便是放棄自身的自由(沒有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就沒有自由;沒有自由,就沒有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哈維爾, 無權者的權力——紀念揚·巴托契卡(1978年10月)


在后極權制度統治的社會,所有傳統意義上的政治生活都被取消了。人們沒有機會公開表達自己的政治觀點,更不用說建立政治組織。由此產生的空白,則由意識形態的儀式來填補。在這樣的情形下,人們自然喪失了對政治的興趣,大多數人將那些還可能存在的獨立政治觀點看成不現實的、牽強附會的、自我陶醉的游戲而已,與他們的日常生活相去太遠。人們還會覺得這些獨立觀點也許值得推崇,但卻不著邊際,因為一方面純屬空想,一方面又極端危險。眾所周知,當局對任何這樣的舉動的迫害,都是殘酷無比的。

——哈維爾, 無權者的權力——紀念揚·巴托契卡(1978年10月)


要想避免所有過去的錯誤,政治就必須回到其起點本身——個體的個人。在民主社會,對人的侵犯并不顯得那么明目張膽、殘暴無情;基本的政治革命有待發生,情況也許非得變得更糟才能在政治上反映出革命的急需。

——哈維爾, 無權者的權力——紀念揚·巴托契卡(1978年10月)

 

 

道德方面的動機促使我們在干某件事時,不去考慮是否有成功的可能,什么時候會獲得成功,也就是不要去考慮什么保障或報償。?

——哈維爾,《論七·七憲章的意義》(1986年7月)


政治風云變幻莫測,然而公民意識作為實現任何政治的前提,是不變的。它要求大家像名符其實的公民那樣,進行堅持不懈的努力。因此要求每個人都要有勇氣,懷有追求真理的愿望,要有良知、思想自由以及具有顧全大局的精神,那么什么時候我們才能說,我們已經完全具備所有這些素質了呢??可以用拉迪斯拉夫·黑依達萊克的話來回答:政治目標是有限的,而“憲章”的目標是無限的。

——哈維爾,《論七·七憲章的意義》(1986年7月)


對真實生活的渴望的追求,盡管遭到各種各樣的限制,卻仍在權力結構內部無聲息地生長,無所不在,暗暗在施加壓力,并逐步認識權力的真面目。權力在社會面前開始妥協,因為與之聯系廣泛、密切的社會迫使權力向它作出妥協。社會將會從權力當局手中奪過一部分權力,但這個過程是緩慢的、結果也是不確定的。這些足以說明,社會在冷酷外表下掩蓋的一切是極為重要的。?

——哈維爾,《論七·七憲章的意義》(1986年7月)

 

我并非因電視或報章扭曲或忽略了我的話、或把我編輯成一頭怪獸,而感到憤慨。當我明白了一名政治家的浮沉往往更多地依賴于它們而不是政治家本身時,我并不對媒體感到憤怒。引起我興趣的是別的事情,是那些掌握大眾傳播媒介人的責任。他們也要承擔對世界的責任和對人類未來的責任。就像原子的分裂能夠以千百種方式無窮盡地豐富人類,同時也能夠以毀滅來威脅人類一樣,電視也可以有善惡兩種結果。

——哈維爾,

 

如果我們不建設一個人性的、道德的、尊重智慧、精神和文化的國家,我們決不能建立于一個基于法治的民主國家。如果不以某種人性的和社會的價值為基礎,最好的法律和設想得最好的民主機制也不能在自身之內保障法治、自由和人權。沒有共同擁有和廣泛確立的道德價值和責任,就沒有法律、民主政府,甚至市場經濟也不能正常運行。

——哈維爾,《存在的意義和道德的政治》

 

對我來說我們所有的人,東方和西方的,都面臨著一個基本的使命,與它相比,其余都是從屬性質的。這項使命是抵制匿名的、非個人化的、非人性的權力,抵制這種非理性的趨勢,它以種種意識形態的、制度的、黨政機關的、官僚主義的、偽飾的語言及政治口號的方式出現。這項使命需要我們保持高度警惕、深思熟慮并全神貫注,在每個步驟和每個地方都全身心地投入。我們必須抵制它的復雜性和全面異化的壓力,不管它采取消費、廣告、鎮壓、技術,還是陳詞濫調的形式,所有這些東西都是狂熱主義的親兄弟,是極權主義思想的溫床。

——哈維爾,《政治與良心》


我仍然深信政治并非本質上即不光彩的事情;就其不光彩的一面來說,只有不光彩的人們令政治不光彩。我得承認,比起人類其他活動領域來,政治更能誘惑人做出不光彩的事情,因此它對人的要求更高。但是,如果說一個政治家必須撒謊或搞陰謀,那是不切實際的,那簡直是荒謬的說法。出于某些原因,總是有人散布這種說法,借此打擊別人對公共事務產生興趣。

——哈維爾,《政治、道德和教養》


要沒有法律作為儀式上的聚合力量,后極權制度就根本無法存在。儀式、假面和借口的整個角色看上去最精采的部分當然不是法律禁止性的、規定公民不允許做的和法律制裁的理由的章節,而是闡明公民權利及義務的章節。這些章節除了空洞的詞藻之外別無他物,但即便是這些章節,對制度來說都極為重要,因為制度就靠著它們在本國公民、學童、國際公眾和歷史的面前建立起它的合法性,對此制度不能不聞不問,因為它不能懷疑對它的生存至關重要的意識形態的基本原則(我們已經看到權力結構如何被自身的意識形態及其聲譽束縛)。懷疑它就等于否定自身要表現的一切,并會損害制度的一大支柱:表象世界的完整。

 ——哈維爾,《無權者的權力》

 

文章來源:網絡
分享到

相關頭條

2015-11-10發布在社會圈
還記得他們的經典語錄嗎?
搜房網莫天全率領房天下2萬員工推動房地產服務規范化專業化
九個頭條網移動端
25选7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