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选7玩法|25选7开奖视频 ?

無需注冊,直接用這些賬號登錄

操作成功

3秒后自動關閉

操作失敗

3秒后自動關閉

分享到
推薦人:陳一瓢
關注Ta的:
資深媒體人,現居廣州。

應不應該法辦“愛心媽媽”袁厲害?

關注Ta的:

袁厲害與棄嬰們

7名孩童在大火中喪生,令人心傷,收養人“愛心媽媽”袁厲害被調查。起初,蘭考民政局局長稱“袁不具備收養資格”是“非法收養”,昨日,該局另一位領導將“非法收養”的說法又改為“私自收養”。此舉引來不少網民的擔憂與憤慨,以下,九個頭條編輯摘選一些觀點與你一同分享。


【劉昌松:不要急著指責袁厲害“非法收養”】袁厲害收養這些孩童,不是一兩年了,這么多年來,怎么沒有政府部門指出她的行為非法,怎么等到一有孩子出事,袁厲害的行為就變成非法了呢?此時指責袁厲害“私自收養”的問題,有轉移視線,為自己卸責之嫌。


劉昌松說,刑法上,是有失火罪和過失致人死亡罪,如果有證據證明,因為袁厲害的過失導致了這場火災,袁厲害有可能被追刑責。但考慮到袁20多年來收養孤兒和棄嬰所付出的巨大愛心,即便袁的罪名確定,也應從寬處理。


其實,這件事如果要追責,首先當追究的是消防部門是否監管失職。火災發生前,袁收養收留的孩童幾十人,無論如何,這都是一個事實上的小型“收養院”了。涉及這么多孩童生命安全的場所,當地消防部門是否曾過問,并指出過消防隱患;進一步說,根據袁厲害窘迫的經濟狀況,是否為其提供過消防管理上的幫助和消防知識的指導。若這些都缺失,依《消防法》第71條、第72的規定,當地消防部門和人員可能是存在玩忽職守等瀆職的行政責任和刑事責任的。


是的,袁厲害沒有辦理合法的收養手續,似可機械套上“私自收養”的帽子,但蘭考民政部門時下對慘劇的發生,不從自身深刻檢討多年來監管扶持無力的瀆職之責,卻反過來指責袁厲害的“非法收養”,著實難以讓人接受,難怪有的網友說:“袁厲害干了政府該干而沒干的事,現在出事了,就把所有責任往她身上推,政府早干什么去了!”


蘭考縣當地還表示,今后蘭考縣將加大聯合執法監督力度,力爭從源頭上杜絕非法的民間收養行為。這樣的表態更令人擔心,民間棄嬰收養出了問題,僅靠執法監督去堵,能解決問題嗎?民間棄嬰收養沒有原罪,在政府相關機構接收能力嚴重不足的情況下,民間棄嬰收養恐怕是個必須的補充,對此,政府該做的,應是規范引導,提供一切可能的幫扶。嚴厲管制民間棄嬰收養,只能迫使愛心人士遠離草根慈善,如此,那些可憐的棄嬰將真的被社會拋棄。


李美姣:袁厲害的私人孤兒院不可能合法化


作為國家級扶貧開發工作重點縣,蘭考縣享有財政扶貧資金等多種優惠政策,但縣城并無福利院。民政局副局長李美姣曾表示,縣民政局和城關鎮政府一直把袁厲害作為重點救助對象,一直在力所能及地幫助他們。縣民政局社救股股長馮杰曾對媒體表示,造成袁厲害收養棄嬰越來越多,直至無法控制的真正原因是,蘭考縣沒有福利院,鄰近的開封的福利院早些年不接收開封以外的棄嬰。


但根據我國的收養法,袁厲害的私人孤兒院不可能合法化。


李美姣表示:“因為袁厲害收養的孩子太多,沒法保障孩子們的成長,2010年,民政部門已明確告知她,不讓再收養棄嬰,也向社會聲明,希望將孤兒送到民政部門,由民政部門來安排。”


截至2011年9月,袁厲害已將收養的13個孤兒轉交開封市社會福利院。

記者現場采訪獲悉,早在上世紀八十年代,袁厲害就開始收養棄嬰和孤兒,后來越收越多。


對于袁厲害的收養行為,記者在現場隨機采訪的多位鄰居均表示肯定。一位村民說:“這是善舉,很多孩子都有缺陷,如果遺棄不管,可能命都沒了。”


蘭考縣民政局局長楊佩民認為,袁厲害的行為“合情合理不合法,嚴格講,這樣的私自收養是不允許的。”針對袁厲害借用棄嬰牟利的社會傳言,李美姣明確表示,此前民政部門也進行過調查,但并沒有掌握有關證據。“初步推斷,有的家庭從這里收養子女,給點類似奶粉錢的補償,這樣的情況可能存在。”


王振耀:家庭收養好于福利院 立法確立兒童福利概念


昨天,獲悉蘭考縣此次事故后,北京師范大學公益研究院院長、曾任民政部社會福利和慈善事業促進司司長的王振耀表示,我國一直鼓勵家庭收養棄嬰孤兒,但政府在兒童福利方面欠賬特別多,“首先就是要解決資金問題,僅僅靠低保太少太少了”。


王振耀表示,我國一直是鼓勵社會上的愛心人士來收養棄嬰孤兒,在世界其他國家也是如此,“相較于集中在兒童福利院撫育,家庭撫養更有利于孩子回歸社會。”


王振耀說,很長一段時間以來,孤兒收養是沒有任何補助經費的,地方也少有預算,當時全國的福利院也就幾百個,交給政府也不知怎么辦,很多孤兒不得不送到敬老院、養老院,“我當(民政部社會福利和慈善事業促進司)司長時,2009年以后才通過低保來救助,救助水平也很低。”


據了解,2009年民政部先后下發文件,建議散居孤兒及福利機構兒童的最低養育標準為每人每月600元、1000元,這才確定了相關標準。王振耀表示,正是當時體制上有空檔,所以愛心人士的收養是對政府的一個非常有力的補充,而在全國也有不少與袁厲害一樣的愛心人士。

“收養棄嬰是在做好事,可我國兒童福利的管理法規落后,也就容易滋生問題。”王振耀表示,在國外,愛心人士收養孩子,相關培訓及政府支持資金等會很快配套,但目前我國兒童福利始終沒有通過立法予以確定,政府在這方面的欠賬特別多。


首先,在愛心人士養育兒童的地方,民政部門應與之建立聯系,并與福利院也建立工作聯系,對其進行指導和培訓等。如有條件能把孩子轉移到福利院或更好的地方當然更好,“但如果非常生硬地把孩子接走,這種方式后遺癥更大。”王振耀說,孩子不是動物,“千萬不要生硬,對孩子造成二次傷害”。


此外,全國一定要建立棄嬰、孤兒養育的基本管理標準,“首先就是要解決資金問題,僅僅靠低保太少太少了。”他表示,現在對孤兒的界定非常嚴,不利于棄嬰獲取補貼及資助。如果能把棄嬰納入孤兒補助體系中,就可把資金渠道打通。


王振耀認為,對袁厲害問題的反思不應該是“把這件事處理了就完了,認為是個人的問題,必須要意識到體制問題上的嚴重性”。王振耀表示,質疑袁厲害問題的時候,一定要好好想想兒童福利體制性缺陷,盡快確立兒童福利的概念。

投票環節
 

據燕趙都市網報道,開封市福利院院長王永喜說,袁厲害只同意把腦癱這種無法治愈的孩子送到福利院。“好點的孩子她不愿意送到福利院,因為心臟病和兔唇都由國家免費手術,康復之后,袁厲害再轉手‘送’給需要孩子的人家。這幾乎是公開的秘密。”去年,來自鄭州的陽光義工志愿者組織舉報了袁厲害的行為。這個組織的負責人王秦朗稱,袁厲害把一些心臟和兔唇修補手術成功的棄嬰,賣給別人牟利。


袁厲害本人卻不承認自己從中牟利。


但是,假設袁厲害真的把某些棄嬰賣給別人,用以維持收養所的運營。你認同她的做法嗎?


A.認同。政府不作為,她又得不到足夠的資助。這也是維持收養所的無奈之舉。沒有袁厲害,會有更多兒童遭受厄運。


B.不認同。她有可能是以行善為幌子,從販賣人口中獲取利益。何況此例一開,會有更多人販子以此為借口。


C.不置可否。世上有太多矛盾無法解決。


D.養大養好了,賣個好價錢,再用錢養更多。你以為這是豬圈嗎?


文章來源:網絡資源整合
分享到

相關頭條

2013-06-18發布在社會圈
新華社報道,昨日從民政部獲悉,民政部、發展改革委、公安部、司法部、財政部、衛生計生委、宗教局等七部門日前聯合下發通知,要求各級相關部門切實加強對棄嬰的規范管理,嚴禁任何機構和個人私自收留棄嬰。
搜房網莫天全率領房天下2萬員工推動房地產服務規范化專業化
九個頭條網移動端
25选7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