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选7玩法|25选7开奖视频 ?

無需注冊,直接用這些賬號登錄

操作成功

3秒后自動關閉

操作失敗

3秒后自動關閉

分享到
推薦人:陳一瓢
關注Ta的:
資深媒體人,現居廣州。

碩士畢業回家種地 老父氣絕服毒

關注Ta的:

苗衛芳

當很多人還在以崇拜的眼光注視著碩士研究生時,一個群體正在悄然形成——碩士“蟻族”。 河北大學中國近現代史專業2008級碩士研究生苗衛芳。今年研究生畢業后,沒能找到一份理想的“鐵飯碗”工作,回到村里種地。其父苗風山感覺壓力巨大,選擇了服毒自殺。


一些村民以苗衛芳為“反面教材”教育孩子:“看他,這么多年學都白上了,以后不要跟他學。”很多網友在評論中感嘆“知識難改命運”。


事情原委


去年5月25日晚上10點,河北保定阜平縣城南莊鄉柳樹溝村。苗衛芳63歲的母親睡了一覺后醒來,發現67歲的老伴苗風山還在沉睡,她連推了幾把他都昏迷不醒。她害怕了,叫醒隔壁的大兒子,忙把苗風山送往阜平縣中醫院。醫生檢查后,建議送往省城的大醫院。


當夜,苗風山被送往河北醫科大學附屬以嶺醫院搶救。檢測發現,他的血液中安眠藥成分≥3.9mg/L,而達到2.0mg/L即為中毒。所幸搶救及時,苗風山起死回生。


事后,家人才了解到,苗風山趁此前到城南莊鄉女兒家走親戚的機會,在小藥店買了100片安眠藥藏在身上,回家后趁老伴睡熟時服下。


10月12日,回憶起這件事,苗風山坐在院子里,愁眉不展。苗家坐落在半山腰,四間平房被燒柴做飯熏得黑乎乎一片。為防山洪,房子地基以上1米的墻體是磚砌的,再往上便是泥坯子。家徒四壁,一臺冰箱顯得十分扎眼。


苗風山指了指冰箱:“這是借錢買的,老伴兒有糖尿病,每天打三針胰島素,藥物要冷藏。”


他的老伴兒從炕上努力掙扎著坐起來,反駁起丈夫:“還說我呢,你現在連個燒火做飯的柴也撿不回來。”苗風山前幾年腰椎脫落做手術后留下后遺癥,現在兩腿走路乏力,喪失了勞動能力。


苗風山說,自己尋短見,一方面是因為疾病纏身,無錢醫治,更是因為小兒子苗衛芳。


2008年,苗衛芳通過自學考取河北大學中國近現代史專業的全日制碩士研究生時,曾是太行山深處這個不足百人的小山村的驕傲——他是村子有史以來的第一名研究生。


苦讀三年畢業后,苗衛芳沒能找到一份適合自己的工作,又回村種地。


街坊鄰居議論紛紛難以理解。村民苗西平說:“這孩子這么多年學白上了,學的專業與種地也不對口。”還有村民以苗衛芳為“反面教材”教育孩子:“看他,這么多年學都白上了,以后不要跟他學。”


苗風山老兩口也“后悔供兒子念書”,他們原本期望孩子畢業后能有一個好的工作改變家里的貧困狀況,可到頭來他又回到村里種地。面對村民的閑言碎語,他們感覺壓力很大。


“我想著一死,煩心事再也看不到了。”苗風山說。


“我的夢就是創作文學”  


1971年,苗衛芳出生,因家庭條件貧困,讀到高二年級被迫輟學。他曾在當地槐樹中學做過代課教師,那時,每月代課費只有240元,除了自己日常開銷就所剩無幾。


于是,苗衛芳開始四處找工作。他曾應聘到靈壽縣護駕疃中學、行唐龍州中學任教,每月工資能拿到1500元左右,但他并不滿足,尤其是在龍州中學這所私立學校,每到放寒、暑假,學生放假了,老師不教課工資也停發。


那時,苗衛芳很羨慕公立學校的老師,捧著“鐵飯碗”,寒、暑假里工資照拿。苗衛芳說,他沒有家庭背景,只有發奮圖強靠知識來改變命運。


1999年,大學開始擴招。2001年,教育部出臺新政策,允許25周歲以上公民參加高考,徹底放開高校招生的年齡限制。


2001年,苗衛芳邊教書邊開始了自學考試。三年時間里,他拿下自考專科學歷,而后憑著一股韌勁兒,五年時間取得自考本科學歷。


考試中,苗衛芳最怕英語。自考專科,英語課目不是必選;但自考本科,英語課目是必選的。苗衛芳第一次考了50多分未及格。于是,每天5點多,他跟任教學校的學生一起起床,拿著卡片寫下單詞,拼命背。第二次考試,他終于通過了。


2008年,苗衛芳報考河北大學全日制研究生,一舉成功,被錄取進中國近現代史專業。


那一年,教育部也開始對擴招進行反思,并且首次表示1999年決定的全國高校大規模擴招太急促。但2009年,在全球金融風暴的背景下,研究生的招生規模也開始擴大了。


在校讀研三年,除了寫作一部學術專著、完成畢業論文,苗衛芳業余時間還寫出30萬字的以代課教師為原型的長篇小說《二月蘭》,由于沒有更多費用買書號,目前只印刷了1000冊。


“每個人都有一個人生夢,我的夢就是創作文學。”苗衛芳說。

文章來源:鳳凰網
分享到

相關頭條

2015-08-18發布在社會圈
地產大佬也要做包租公了,但他心目中的租客是怎么想的?
搜房網莫天全率領房天下2萬員工推動房地產服務規范化專業化
九個頭條網移動端
25选7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