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选7玩法|25选7开奖视频 ?

無需注冊,直接用這些賬號登錄

操作成功

3秒后自動關閉

操作失敗

3秒后自動關閉

分享到
推薦人:陳一瓢
關注Ta的:
資深媒體人,現居廣州。

創始人整體賣掉公司之后怎么當職業經理人?

關注Ta的:


5月28日,原起點中文網創始人之一的羅立涉嫌商業賄賂已被上海公安正式刑事拘留。吳文輝在接受搜狐IT采訪時候未否認這一事實。
 
一位熟知內情的人士稱,原起點中文網吳文輝團隊離職后,盛大文學在聽取起點作家意見建議時,有作家抱怨版權銷售收入和自己看到的實際出版數量不符,盛大文學遂展開調查。
 
盛大的調查逐步收攏到原起點中文網離職創始團隊的一位核心成員羅立身上。熟悉內情的人士透露,羅立先以很低的價格把起點的一些熱門小說的版權賣給外面的一家公司,然后他自己再幫助甚至直接代表外面這家公司去和別人商談,轉手高價賣掉這些版權,損害起點和作家利益。幾年下來,據說他的“轉手利潤”高達上百萬,而給盛大文學造成的損失更以千萬計。據此,盛大向公安部門報了案,經過立案偵查和調查取證,5月28日,上海公安對羅立正式刑事拘留。
 
據工信部ICP牌照信息,創世中文網背后公司的注冊人和域名持有人都是羅立。而創世中文網是吳文輝團隊接受騰訊投資后野心勃勃想打造的在線文學網站。
 
一意孤行的吳文輝團隊,出走之后,終于走到了跟盛大集團“兵戎相見”的地步,不禁讓人一聲嘆息。
 
2013是并購大年。阿里巨資戰略投資新浪微博、高德地圖,百度搶奪PPS……一個個大手筆的并購案讓不少創業者覺得,上市未必是唯一奮斗目標,以比較好的價錢賣給巨頭也是不錯的歸屬。
 
將公司成功賣掉,是對創始人之前從無到有創一番事業的褒獎,不管價格高低,都是自己的抉擇,而賣掉公司之后是拿著一筆錢享受人生,還是繼續留下來做職業經理人,或再創一番事業都無可厚非。但每一種選擇折射的其實是每個人的人性,名利關對于創始人來說并不容易過。
 
賣公司要愿賭服輸
 
吳文輝團隊2007年將起點中文網賣給盛大集團。隨后,盛大集團以起點中文網為核心組建了盛大文學,吳文輝團隊集體留任,為起點中文網傾注心血,使得盛大文學成為一家年收入過10億元(2012年數據)的明星公司。
 
“那時盛大和風投的估值讓我們突然意識到自己在做的事原來有那么大的價值,但十年后回想,當時還是被估低了吧。”這是吳文輝在“出走事件”發生前接受《環球企業家》雜志采訪時的原話。這話隱隱有點后悔當初賣便宜了的心理。
 
對于這種心理,i黑馬此前有一篇比較精彩的評述《請愛護起點中文網這個文藝青年》:
 
這可以理解。雖然并購價格不得而知,但對當時已苦熬4年的起點創始團隊來說,盛大集團出的絕對是一筆誘人的“大錢”,而做出全部賣掉決定的也是他們,如果他們不想賣,或者只想賣一部分股權,沒有人可以逼他們。
 
第一次創業的吳文輝等人對起點的認知,可能只是模糊地覺得“我們家孩子應該是不錯的,將來應該能有出息”,至于多快有出息,出息成啥樣子,應該想不了那么遠,即便想了,也絕沒有見多識廣的“干爹”——盛大集團更清楚地看到它未來長成優秀文藝青年的模樣。這種眼光的高下是需要創業者交學費的。很多創業者賣掉公司之后都表達過類似的后悔。
 
不過話又說回來,雖然起點是盛大文學現在年收入數億元、產生千萬級富豪寫手的源頭,但如果沒有當初盛大集團的并購,并組建盛大文學,全面開啟起點的商業化之路,無線、線下、出版、編劇等全面開花,起點說不定還繼續是那個“業余愛好者”的網站,吳文輝等人也絕不會被到處傳百度、騰訊等巨頭要出億元巨資挖角。吳文輝等人在把起點賣給盛大集團后還繼續留到現在,可以說為起點傾注了心血,他們成就了盛大文學的今天,也同時成就了他們。他們確實和盛大文學一起成長,一起水漲船高。
 
在盛大文學準備IPO前,已做了5年多職業經理人的起點創始人團隊在新的財富放大效應準備發生前,產生一定的心理失衡,在所難免,如有外部力量——比如想在在線文學發力的巨頭的誘惑、調撥下,難免會產生動搖,乃至集體出走。風波于是產生。
 
這對盛大文學乃至盛大集團的對手來說可謂一箭多雕的好事:既可狙擊盛大文學IPO,又可趁機挖之前很難挖得動、帶過來就能對盛大文學產生巨大威脅的起點創始團隊,炒作馬上要推出的新業務。總之是有百利而無一害。
 
但對于離職的起點創始人團隊來說,如因此次風波而極大地影響到盛大文學業務,甚至最終導致了盛大文學IPO的失敗,則會得不償失。
 
首先吳文輝等人賣掉起點后,繼續留下來勤勉5年積累的良好職業聲譽將毀于一旦;其次,即便某些巨頭現在因為競爭的需要而對他們有求必應,要錢給錢,要人給人,但大老板的心里都會留下陰影——他們在前一個“干爹”那里都能反咬一口,保不準將來也會咬我一口,處處提防,沒有信任,哪里能成大事?再說,一個能把吳文輝等人用來如此打擊原來東家的巨頭,將來如吳文輝等人跟它不和,它會怎樣對待他們呢?
 
再次,起點是吳文輝等人最好的成功案例,起點和盛大文學越成功,他們的市場地位和價值就越高,如盛大文學垮了,在線閱讀市場將受到致命影響,領頭羊的蛋糕不是越來越大,另外新養的能有多大想象空間呢?
 
最后,如果做得太過分,把盛大文學逼急了,同業禁止等在中國職場極少用的法律手段恐怕不得不上演(按并購的慣例,盛大文學應該是要求起點創始團隊簽訂過類似協議),這會讓雙方從曾經的兄弟變為仇敵,何苦?
 
遵守競業禁止應是基本商業底線
 
不幸的,i黑馬言中了。吳文輝團隊終于跟盛大集團走到了雙方最不愿意看到的那一步。
 
據公開報道,吳文輝團隊出走后很快確定接受騰訊的投資,騰訊互動娛樂業務系統內容與版權業務部助理總經理張蓉曾透露,原起點出走團隊已和騰訊達成深度合作,全權負責騰訊文學男性頻道的運營,重新整合騰訊文學男性頻道的架構和內容,并計劃推出“創世”這一全新品牌。按計劃,騰訊本周將召開發布會,向外界披露騰訊在網絡文學方面的戰略布局。
 
盛大文學CEO侯小強曾公開表示,出走的整個起點中文網原創團隊都與盛大簽署了競業禁止協議,如果新網站上線,盛大將采取法律措施。
 
很多職業經理人和創業者可能會覺得,盛大集團用法律手段對付曾為盛大和起點文學付出心血和貢獻的吳文輝團隊是否有點殘酷?
 
在商言商,吳文輝團隊不遵守競業禁止協議在前,盛大集團自然有權力采取法律措施。所有的重大并購案,收購方為了保證自己的利益,必然要求賣掉公司的創始團隊離開時簽署競業禁止協議,競業禁止時間長短由雙方協商而定。遵守競業禁止協議是賣掉公司的創始人的基本商業底線。
 
金山網絡任CEO傅盛,現在做的是跟360對著干的業務,但即便對周鴻祎有諸多“抱怨”的他也是遵守了競業禁止協議的。
 
2008年8月離開360后,傅盛先是加盟經緯創投(中國)做投資,后出來創辦可牛軟件,18個月競業禁止協議到期后的2010年春節,他才重新做跟360安全衛士直接競爭的可牛安全,后來可牛安全跟金山毒霸合并成立金山網絡,他出任CEO,成為騰訊狙擊360的棋子。酷6創始人李善友離開酷6后遵守競業禁止協定,沒有到跟酷6產生直接競爭的企業任職而到了中歐商學院做教授;億美軟通創始人李巖將公司賣掉后重新創業的項目跟原公司并沒產生直接競爭。
 
不勝枚舉。
文章來源:i黑馬
分享到

相關頭條

2015-02-01發布在金融圈
劉永好史玉柱公開支持安邦,毛只是職業經理人。
搜房網莫天全率領房天下2萬員工推動房地產服務規范化專業化
九個頭條網移動端
25选7玩法